欢迎访问:亚洲情色,狠狠干-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侠侣之死

侠侣之死

近两个月,夜夜如此,春花楼几乎每夜都被排成长队的男人们占领着,谁都知道春花楼里来了个喜欢白挨操 的美人儿,有便宜谁不占呢?更何况是这样的便宜!

  美人李三娘懒懒的翻了个身,把她那个肥美的大屁股探出床头,对着刚想上来的男人说:“来,客官,奴家的屁眼儿也寂寞得很,客官若有兴趣,奴家愿为您颂吟一曲后庭花如何?”

  年轻的男人直被李三娘的媚态看得呆了,突然一长身,粗大的鸡巴头顶进粉红色的屁眼儿里,李三娘腻腻的叫了一声:“哎呦,不懂得疼人的冤家!啊!啊!啊!”

  李三娘所练的密宗神功可以将所有接触到的精阳之气纳入丹田,更何况是屁眼儿呢。

  被李三娘吸收阳气的男人都不会长命,可李三娘并不强迫男人,这些人都是好色之徒,都是自愿的。虽然如此,可难道李三娘这样就没人管吗?有人管,当然有人管!只不过,那些敢管李三娘的人都已经变成了死人,只好到地下去管了。

  所以,武林中称李三娘‘断魂仙子’也就不奇怪了。

  正当午时,火辣辣的太阳照射在大地上,江平城里死一样的寂静,所有的人都避暑去了,大街上静悄悄的,也惟有一阵阵烤人的热风带起街角的招牌作响才给人一点生气。就在这热浪肆虐的时候,从城门走来一个人,烈炎之下,这个人慢慢的走着,显得那么孤独,也仿佛天地间就他一个活人相似,走近了,突然发现这个人原来是个跛子,难怪他走得这么慢,过了城门,这个人突然站住,把头上那顶又大有破的竹笠摘了下来,跛子长了一张年轻男人的脸,虽然汗水和风尘遮掩了他的真面,可仍旧能从他发亮的眼神中看出俊俏,只可惜他是个跛子。

  男人摘下竹笠,从腰间摸出一个葫芦,打开葫芦倒进嘴里,清清的水润饰着他的嘴唇,男人微微的出了一口气,仿佛是自言自语的说:“到了,总算到了。”说完,他带好竹笠继续向城里走去。

  李三娘舒服得坐在木盆里,春花和秋月一左一右的伺候着,木盆里漂浮着白色的冰块,这是县太爷刚刚派人送来的,李三娘也不过只是和县太爷睡了两次,这个老色鬼就休了和他过了三十年的结发夫人刘氏。

  李三娘把一条洁白的大腿伸到木盆外面,三寸小脚浪浪的甩了甩,李三娘对着秋月说:“舔。”

  秋月急忙伸出舌头舔起李三娘的小脚,李三娘开心的笑了起来,春花隔着木盆揉着李三娘的肩膀,轻轻的说:“师傅,咱们什么时候离开这个鬼地方呀?咱们来的时间也不短了,城里的男人差不多都见过了。”

 

 李三娘哼了一声说:“这次师傅出关,必须吸尽一千零八十个男人的阳精,现在才刚刚三百,还早着呢,你着急什么。”

  春花腻腻的说:“师傅,那咱们何不找个大点人多的地方,比如杭州,那里烟花柳巷多的是,男人也多,好色的男人更多,我真想到那里看看杭州的景色。”

  李三娘冷笑了一下,说:“你懂什么!杭州虽然男人多,可那里的男人不如这里的淳朴,只有淳朴男人阳精才有助师傅的功力,一个好男人的阳精可比十个色鬼,等师傅差不多了,自然带你们去杭州。”

  春花听完,高兴的说:“真的?师傅,您带我们去杭州?”

  李三娘笑着点点头。

  突然!李三娘扭头对着窗户喊到:“外面的客人听够了没有!进来亮亮相吧!”

  春花和秋月急忙站起来靠在李三娘左右。

  ‘啪!’一声巨响,窗户一下子被撞了个粉碎,黑影一闪,房间里多了一个人,竟然是那个跛子!

  男人哈哈的笑了起来:“哈哈好!好功力!不愧是断魂仙子!”

  李三娘不慌不忙的从木盆里站起来,光着绸缎一般的身子冲着男人浪浪的一笑:“这位小侠客,你我从没谋面,你却跑到我的窗户下听我们女人说话,难道想哈哈……”

  男人也不慌不忙的靠在墙角坐下,冷冷的笑了一下,说:“李三娘,有人呢,出钱要你的命,我今天来就是杀你的,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听完男人的话,李三娘忽然好象看到了天下间最最可笑的事情一样,乐得腰都直不起来了,春花和秋月也在一旁浪笑起来:“哈哈春花、秋月,你们听到没有,这个瘸子竟然要杀我哈哈”

  春花也笑着说:“师傅,我看他一定是中了暑,这会儿正说胡话呢哈哈。”

  笑了一阵,李三娘突然拉下脸,冷冷的问:“我想知道,是谁要你杀我?”

  男人一直坐在墙角看着这三个女人,听完只说了四个字:“江西南宫。”

  李三娘想了想,恍然到:“哦,我想起来了,前年我到江西,那南宫世家的独苗南宫英杰死活缠着我,最后被我吸干阳精扔进太湖喂王八去了,嘻嘻,我听说南宫世家就这么一根独苗,他一死,南宫岂不要绝种?哈哈……”

  李三娘又问:“他们给了你什么好处?”

  男人看了看李三娘,冷冷的说:“南宫世家把他们唯一的宝贝女儿送给了我,我不过让她做了一个端尿暖被的丫鬟。”

  李三娘狠狠的‘呸’了一声,说到:“你也真敢吹!谁不知道南宫世家的宝贝女儿南宫月是老儿南宫雷的掌上明珠,他会把自己的宝贝孙女送你当丫鬟?哈哈,你也配!”

  李三娘又使劲的啐了两口,狠狠的说:“小兔崽子!今天算老娘倒霉,我先扒了你的皮,然后再找老儿南宫雷算帐!”

  李三娘刚要动手,春花笑着说:“师傅,捻死个臭虫何劳师傅动手,徒弟我给您添个乐。”

  说完,春花一晃身跳到男人的面前,冷笑到:“瘸子!明年今日 就是你的忌日 !”说完,一伸手就是密宗的绝学‘阴阳绝户手’直奔男人的裤裆抓来!

  男人还是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你的废话可真多!”只见他好象懒懒的翻了个身,可就是这么一翻身竟然将春花的招式化解得无影无踪,春花立时空门大开,李三娘看得清楚,急忙大叫一声:“徒儿当心!”

  可话音未落,只听春花一声惨叫‘啊!!!’被男人一掌击在左乳之上,足足弹出四尺,立时倒地身亡!

  这一切发生得如此之快,李三娘万万没想到,自己苦心培养了十几年的宝贝徒弟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眼前这个瘸子打死,就在李三娘还沉浸在痛苦之际,秋月怪叫一声:“还我姐姐命来!呀!!”

  秋月一上来便使出了李三娘的绝学‘密宗大手印’娇嫩的一个手掌立时变得又红又大,红光一闪,直本男人的脑门拍下!‘密宗大手印’是密宗七十二绝学之一,练到顶级可以焚金化石,秋月小小年纪却在李三娘的培养下练到第二层,这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凭借秋月的功力在武林中已经难以找到对手。

  男人见秋月一上来就是拼命的狠招,他并不慌张,只是冷冷的一笑,忽然伸出两个手指对着秋月的掌心插来,那姿势仿佛就是诗人点指作诗一般甚是潇洒,可男人一伸手,李三娘大惊,急忙喊到:“徒弟快退!”

  可李三娘‘退’字还没出口,只听秋月‘呀!’的怪叫一声顿时如死人一般摔倒在地,浑身的血液仿佛被抽干,两只绣花小脚一阵乱蹬,从她那浪屄之中‘兹’的喷出一股白色的液体,秋月绝气而死!

  ‘断魂仙子’李三娘一连失去了两个弟子,直疼得她心肝俱碎!银牙一咬,娇喝一声:“王八蛋!老娘今天一口一口活吃了你!!呀!”

  李三娘情急之下使出了自己看家绝学‘密宗断魂掌’只见她双掌如淫蝶戏花一般掌掌不离男人的致命之处,此时,这个男人也不敢大意,急忙立起身形与李三娘打到一处,在这小小的房间里刹那间掌风翻飞,人影晃动,两大武林高手在此交锋!

  打到一起,李三娘才发现,这个瘸子简直深不可测,在短短的十几招里,他竟然使出了三个不同门派的密学,峨嵋派的‘风舞流星’轻功,武当的‘一气混元掌’,最后的一腿竟然是江南慕容世家的不传绝学‘金燕剪刀脚’!李三娘回忆起他刚刚打死春花和秋月的招数,却分明是少林神功中的‘铁罗汉神功’和华山派的‘射月穿花指’!

  这是什么人呀!怎么会这么多绝学!怎么以前从来没听说过!他到底是谁!想到这里,李三娘急忙抽身撤步喊了一声:“慢!”

李三娘喊了一声,男人停了下来,李三娘压了压心中膨胀的怒火,看了看地上两个徒弟的尸首,银牙紧咬道:“畜生王八蛋!你说,你叫什么!报给姑奶奶听听!也好在阴曹地府给你登个记!”

  男人听完,只是冷冷的笑了一下,慢慢的说:“反正你也快死了,告诉你也无所谓,我叫许志坚,武林无名小卒一个,出道不久,还没混出什么名号,可以了吧?”

  李三娘听完说:“好!我姑且相信你的话,姓许的,你敢不敢让老娘穿上衣服和你过招?”

  许志坚闻听嘻嘻一笑说:“您请自便。”

  李三娘用眼睛看着许志坚,身形移动到床头,伸手一摸,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段碧绿色的绸子,打开一看,足足有一丈。其实外人不知道,这软软的绿绸子却是李三娘看家的兵器!

  这碧绿色的绸缎看似和普通绸缎无异,实则不然,这绸缎乃是用天竺国一种稀世的金蝉子吐出的丝编织而成,莫说水火,就连那干将莫邪的锋刃也不能毁它于万一,而且,这丝还有一种秘用,就是能让男人欲火高涨。

  李三娘出道以来很少用过兵器,这次也是迫不得已。兵器在手,李三娘心中多少踏实了一点,心想:看这小畜生虽然年纪不大,但却是满身绝学,如用平常招数恐怕难以取胜,不如用师傅传给我的‘密宗金丝缠腕手’胜他,也好早早为我两个死去的徒弟报仇雪恨!

  想到这里,李三娘大叫一声:“畜生王八蛋!你给我拿命来!”身形一晃和许志坚重新战到一处!

  再次交手,许志坚突然发现李三娘手中挥舞的绸缎仿佛如灵蛇出洞一般,稍不留神就被缠住双手,任凭你怎样挣脱却是无法撕裂,许志坚头脑里猛的一转,迅速回忆自己的看过的所有秘籍,突然一惊!心想:莫非这骚老娘们手里的绸缎就是书上所说的‘天竺碧玉丝’?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她使用的也肯定是‘密宗金丝缠腕手’了!只怪我这次出山没把《密宗绝学录》看完!

  许志坚心中懊恼,稍一走神立时被李三娘的绸缎缠住了左手,许志坚心中一惊,急忙使出点苍派绝学‘飞虹九式’中的‘霜打梨花’想要脱开,可李三娘绸缎一抖,再一抖,一股劲气突然迸发,许志坚胸膛被狠狠的重击了一下!

  这一下可真是不轻,许志坚只觉得心口发甜,一口鲜血‘噗’的喷了出来,还没等他躲闪,李三娘一掌正击在他前胸,许志坚胸口接连挨了两下重击瞬时觉得五脏仿佛都碎裂一般,接连喷了好几口鲜血,虽然内伤很重,可许志坚神智却还清醒,脑筋一转,心中暗想:看来只有用绝招了!这就是机会!

  想到此,许志坚脚下一趔趄,仿佛要摔倒,右手慌乱之中使出青城‘迷踪八掌’中的‘鹞子冲天’掌心外翻直奔李三娘面门拍下,李三娘要的正是这招,心说:畜生王八蛋!老娘正等着你呢!

  只见李三娘浪笑一声,左手的绸缎猛抖,右手使出‘密宗金丝缠腕手’中的‘巨蟒果食’‘唰’的一下扣住许志坚的脉门。

  脉门就是命门,武林高手如果被人扣住脉门就等于把命交到别人手中,许志坚此时左右两手均无法动弹,身受内伤,脉门被扣,即便是有天大的本领也只有等死了,李三娘想到惨死的徒弟,心中怒火焚身,左脚一抬,那绣花小脚直向许志坚裤裆踢来!嘴里大叫一声:“死吧你!”

  在李三娘看来,许志坚已经是个死人了,满身都是空门,自己只想快速致他于死地。可这世界上的事情往往都是那么出人意料,当老鹰抓住兔子的一刹那又怎会想到自己也和对手一样身处险地呢!

  许志坚果然是空门大开,可李三娘又何尝不是呢?可李三娘知道许志坚的双手都被自己缠住,而一个人也只有两只手……也就是在这一瞬间,许志坚忽然怪叫一声‘啊!!!’李三娘只觉得眼前黑影一晃,‘啪!’的一声巨响,李三娘左胸被重重的印了一掌。

  如换了平常的功夫,李三娘还不致于丧命,可难就难在这一掌却是蕴涵了山东雷家的‘五天贯心神功’精纯的掌力仿佛是雷家的掌门人雷洞天使用一般,悄息无声之中却隐含着风雷惊天的功力!李三娘只叫了半声便已经五脏俱碎了,整个人足足被打出六尺,死尸如一幅画一样被嵌入墙壁之中!断魂仙子只是到临死的时候也想不出这一掌是怎么打出来的,只因人都有两只手,两只手……

  ……

  杭州,天下繁华销金之地,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自大唐以来,国家重视发展商业,杭州自然成为重要的通商口岸,一时间,杭州的绸缎、工艺品、翡翠成为了全国的畅销货,又赶上太平盛世,自然到处是歌舞升平,一片繁荣景象。

  武林中人,提起杭州就必然想到两个人的名字,‘九天神龙’周百安老前辈和‘玉麒麟’李长水。

  这周家和李家都是杭州的世代富豪,也是武林中公认的白道人物,两家世代和好,并有联姻,真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且两家不但产业大,而且人口也多,再加上都是武林中人,好交朋友,所以黑白两道上的人物都给他们面子,这几年也加上武林中太平无事,所以周百安和李长水也就乐得清闲,每日 里除了教习孙儿们读书习武以外也就是凑到一起喝茶聊天,其乐融融。

  ……

  入夜,豪宅之中。

  ‘扑哧!扑哧!扑哧!……’连声的脆响,男人仰天舒服得长出了一口气,笑着说:“夫人,这几年你这床第之间的功夫真是越来越精进了!你那浪屄越发的紧,越发的润滑了!好舒服呀!”说完,男人按住女人的屁股又使劲的操 了起来。

  女人一边快乐的挨着丈夫的操 ,一边娇羞的道:“死人!这还不都怨你!自从把我娶进门来,这几年你哪天晚上闲着过?哎呦!你慢点……啊!啊!啊!”

  男人听完呵呵一笑说:“这就叫爱之深,则操 之切!哈哈,宝贝夫人,你不知道,自从我第一次到你们府上拜见父亲大人李长水,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哦!哦!……”男人觉得小腹一热,故不得说话,急忙趴在女人的后背上,两只大手使劲捏着饱满的乳房,屁股一个劲的往里顶,粗大的鸡巴头从屄里带出一股股粘粘的淫水,忽影的灯光之下显得油亮油亮的。

  

“啊!啊!啊!……相公!快!使劲点操 !……哎呦!哎呦!”美丽的女人一边激励着自己的丈夫,一边使劲的扭动着肥嫩的屁股,也顾不得什么矜持了,只希望这粗大的鸡巴永远不要软下去。

  房间中的这两人,并非别人,男的姓周名世杰,乃是周百安的独子,武林名号‘破天剑’。

  这周世杰也是堂堂的白道人物,师从武当派宿老,是‘武当二老’中清风子的得意徒弟,深得二老喜欢,手中九九八十一招破天剑法也是打遍武林无对手。女人则是周世杰的正室夫人,也是‘玉麒麟’李长水的掌上明珠,武林名号‘金丝飞鸢’李晓梅,她师从峨眉派掌门‘千手神尼’,容貌、暗器、轻功均是武林中一绝。周、李两家门当户对,又是世交,联姻也就不足为奇了。

  李晓梅一边扭动着屁股,一边说道:“好相公!我!我!我要!我要!……哦!哦!”

  周世杰挺着硬硬的鸡巴再次插入,一插到底,笑道:“夫人,我周世杰何世修来的福分,能娶到象夫人这样的才色佳人,夫复何求!”说罢,大力挺动着屁股操 了起来。

  李晓梅只觉得屄里如万蚁啃咬一般的刺痒,一边快速的扭动着屁股,一边哼哼道:“快!快!相公!痒啊!哦!哦!”两只蹬着红缎子绣花鞋的小脚被周世杰扛在双肩之上不停晃动,周世杰看在心里,只觉得那精美的肉脚仿佛在召唤他一般,周世杰急忙褪掉一只绣花鞋,一张嘴,把那圆润肉滑的脚趾含进嘴里仔细品匝滋味儿,下面的鸡巴更加硬挺粗壮了!

  玩了一回,周世杰拔出鸡巴,躺在床上,李晓梅急忙翻身,一个白白的屁股对准鸡巴坐了下去,两人又交合到一起,周世杰一边看着夫人满脸浪浪的表情,一边回想起那年新婚之夜,忍了二十多年的欲火在那夜得以抒发,整整从定更操 到五更,直把李晓梅操 得声气皆无,这几年来,闺阁闲聊也与夫人总结出不少心得,床第之间更加乐趣无比。

  李晓梅狠狠的扭动着屁股,忽然软绵绵的趴到丈夫身上,小声道:“相公,我……”

  周世杰只觉得夫人屄里一紧,一股火烫的热流浇到鸡巴头上,顿时鸡巴一挺‘突突’的射了出来!

  缠绵过后,李晓梅如白羊一般靠进丈夫的怀中,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

  “夫人,你觉得如何?”周世杰侧脸问。

  李晓梅娇羞的道:“相公,欲仙欲死,其乐无穷。”

  周世杰看着夫人娇羞的模样,不禁欲火再次上升,温柔的说:“夫人,不如咱们再来一次如何?”

  李晓梅刚要说话,突然有人冷冷的哼了一声,声音虽然不大,却听得清清楚楚,李晓梅还没动,周世杰却大吼一声:“什么人!!”身形一闪,已然穿窗而出。

  房间外面是庭院,月光之下,周世杰只见一个蓝布粗衣的年轻人站在当中,与此同时李晓梅也穿窗而出,她将手中的剑交给周世杰,重剑在手,夫人在旁,周世杰顿时气贯长虹,冷冷的笑了一声说:“朋友!深夜到我府上,不知有何贵干?还请报上名号!”

  年轻人笑了一下,说:“久闻杭州周家乐善好施,今夜特来拜会,是想找您‘破天剑’借一样东西……至于我?嘿嘿,无名小辈许志坚,想来大侠您没听过吧?”

  周世杰身为白道侠客,出道多年,还从没有人敢在他面前直呼他名号的,不想今夜被一个无名小辈呼名唤号,顿时觉得怒火上升,冷言到:“敢问许朋友想借什么?”

  许志坚嘿嘿一笑到:“这件东西我要来没用,不过是别人托我,不好不要,就是嘛……嘿嘿,阁下您的一双手。”

  许志坚听罢,简直怒不可遏,冷笑到:“好!好,好。东西当然可以给,不过,先要问我手中的剑答应不答应!”

  许志坚听罢嘿嘿嘿的笑了一声,俊朗的面容顿时变得惨厉起来,冷冷的说:“好呀,那我就问问您的剑,早听说‘破天剑’是武林一绝,今天我真要领教领教。”

  此时的周世杰简直要气疯了,抽剑就要刺,一直在冷眼旁观的李晓梅突然拉了一下丈夫,小声说:“相公!我看这个人来头不小,他这样,是想气气你,心乱则无法用剑,相公不可上当!”

  一句话顿时点醒梦中人!许志坚不禁汗颜,心想:夫人所言不差!用剑者最忌讳心乱,我怎么连这点造诣都没有了。

  想到此,许志坚急忙长出一口气,稳定心神。李晓梅见丈夫安静下来,甚感心喜,对周世杰道:“相公可先在一旁观战,待妾身与他交手,咱们也看看他的来路。”

  许志坚闻听点点头道:“夫人当心。”

  李晓梅微微一笑,身形一闪跳到许志坚面前,娇声道:“这位小兄弟,你想和我相公过招恐怕还不够资格,你家姑姑陪你走几招!”

  许志坚见李晓梅跳了过来,微微一笑道:“莫非这位就是武林中鼎鼎大名的‘金丝飞鸢’李晓梅?”

  李晓梅傲然点头道:“正是你家姑奶奶!”

  许志坚一笑道:“如果李侠女想和小生过招倒不如去床上,小生我床第之间的招数比你家相公可强多了,哈哈哈哈……”

  这一句话顿时惹恼了‘金丝飞鸢’,李晓梅断喝一声:“大胆的小淫贼!看招!”

  说完,李晓梅一伸手就是峨眉派绝学‘柳絮回风掌’只见织掌翩翩,处处不离许志坚要害!

  许志坚一边淫笑,一边随掌摆动,使用的竟是同样峨眉派的‘风舞流星’!李晓梅一见急忙抽身跳出,大喝一声:“且慢!你……你是谁!?怎会我峨眉派的秘传之学?!”

  许志坚冷笑一声,怪声道:“秘传之学?哈!臭遍大街的把势功夫也配叫秘传?哈哈!”

  李晓梅闻听怒道:“大胆狗贼!竟然口出不逊!看掌!”

  二人再次动手,许志坚阴道:“本来我不想杀人,这可是你逼的!”

  说完,许志坚一伸手顿时李晓梅觉得阴风四起,掌影霍霍,突然!许志坚仿佛一掌击空,顿时空门大开,李晓梅一见,心想:该死淫贼!你死期已到!

  李晓梅急忙使出‘柳絮回风掌’中一式‘风摆残柳’一掌拍向许志坚胸口,李晓梅本以为这一掌足以致命,可哪里知道,就在她掌距胸口还有半尺之时,许志坚突然闷哼了一声,‘啪!’的一声,竟然两掌相对!李晓梅只觉得从手掌中心突然涌出一股大力,心神一镇,五脏俱焚,‘啊!’的叫了一声被震了出去。

  还没等她落地,许志坚身形一晃,一只瘸脚踢出,用的却是广西齐家的‘地煞腿’!这一脚快如闪电,从下往上兜裆踢出!‘啪!’的一声正好踢到李晓梅两腿之间!李晓梅惨叫一声竟然象个毽球一般被踢得腾空一丈!

  也就在李晓梅绝气的时候,她运足最后一点功力打出了自己的独门暗器‘梅花镖’,光影一闪,许志坚叫了一声急忙闪躲已然来不及了,三镖中躲开两镖,最后一镖正扎在他肩井大穴,顿时钻心巨痛!许志坚惨厉的叫道:“死!我让你死!”身形一晃,再一晃,李晓梅尸体还没落地,许志坚又踢出一腿,仍旧踢在李晓梅两腿之间,李晓梅再次被踢得腾空而起,只不过这次已经是声息皆无了!

  这一切来得太快!在一边的周世杰眼见爱妻惨死,连尸体都被许志坚如此糟蹋,心中早已悲痛欲绝!近乎疯狂的大叫一声:“我跟你拼了!还我夫人命来!呀!!!”

  疯狂之下,周世杰的剑招已然变形,简直和乱砍差不多,毫无章法可言,这那里是许志坚的对手,只一照面,许志坚便一掌印在周世杰的面门上,这一掌打得也实在太狠,直把周世杰打得满脸开花,脑浆迸裂,闷哼一声顿时绝气,可怜‘破天剑’纵横武林将近三十年,却和爱侣先后惨死家中……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婚之殇 下一篇:情色韦陀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